用户名: 密码:
  请选择性别    关键词:     搜索说明

2024年4月21日  

全国无名逝者无名尸数据库 热线电话:15670371010您现在的位置:全国无名逝者无名尸数据库 > 全国现状

男婴遗体遭弃16年产生40万保存费 “没有家属签字,谁敢火化?”

发布时间:2021-10-07 点击量:3214

 男婴遗体遭弃16年产生40万保存费 “没有家属签字,谁敢火化?”

趣味社会学关注
2021-01-12 12:05

https://www.360kuai.com/pc/91fd9986a2765de50?cota=3&kuai_so=1&refer_scene=so_3&sign=360_da20e874 

一名刚出生27天的男婴遗体,在太平间躺了近16年。刘贤军最近找到了他的父亲,将他火化。因为早夭,他还未长出完整的骨头,在火化炉的高温喷枪下,男婴的遗体很快被烧成薄薄的一层骨灰。

登记簿上写着300多位逝者的名字,还有二十多具“无主”遗体一直静静地躺在这里。他们多是一些姓名不详、身份不明的无名尸,在车祸中意外丧生,又或是突发疾病,不治身亡。还有一些遗体则是家属拒不认领,比如刑事案件中的伤亡者。

刘贤军一直随身携带一张表格,上面记录着这些“无主”遗体的信息。半年来,他根据这些有限的身份线索,找到了几具“无主”遗体生前的亲人。一名刚出生不久的男婴在太平间躺了16年,刘贤军最近找到了他的父亲,将他火化。

姓名、死亡时间和原因、户口属地,一份表格记录着24具“无主”遗体的信息,这是他们被封进冰柜前,留下的唯一身份线索。和这张表格一起交接给刘贤军的,还有24份档案袋,装着逝者的就诊资料。

24名逝者中,有五名被署上了“无名氏”。他们都是生前被送来医院实施紧急抢救的患者,没有家人陪同,也无人替他们料理后事。连具体的年龄也未知,仅登记为“成年”,归属备注为“无名无主”。

而一些备注“有名无主”的逝者,则是由朋友或家属送来,得知死亡结果后被遗弃的,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。其中,最早的死亡时间为2004年,由于年代久远,遗弃的原因已无从追溯。“可能是存在医疗纠纷未解决,也可能是家庭贫困,无力支付,真真假假难以分辨。”刘贤军说。

还有一些是刑事案件中的死者,案件没有侦破,又找不到死者家属。一行文字在这张表格上标注,“家属至今未出现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逝者中有6个是孩子,年龄最大的11岁,年龄最小的是名男婴,刚出生一天,还未取名。表格提供的信息显示,2005年6月17日,一名路人在马路边发现了他,随后被120送至昆医大附一医院,抢救无效死亡。因无人认领,他被医务人员转移到了太平间。

目前殡葬行业的市场价格显示,遗体冰冻保存费为每小时3元。照此计算,一天72元,一具遗体一年的保存费用为26000多元。一具“无主”遗体保存16年,冰冻保存费高达40多万元。

“这不是一笔小数。”张晓东说,太平间内的冰柜全天24小时不停运转,每天需要支付电费、冷藏柜折旧和维护费等多项费用,人工管理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一些存放一年以上的遗体,死者家属不愿意支付这笔保存费,将他们遗弃在这里。

“存放的时间太长了。”张晓东介绍,太平间目前单体冰柜内放着一具涉及刑案的遗体,肇事方一直没有赔偿,警方和家属也没协商好,只能搁在太平间。

刘贤军日常携带一个黑色皮包,他时常拿出一张表格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“无主”遗体的信息。这一年,他计划去寻找这些“无主”遗体的亲人。

24名逝者中只有11名留有家属的联系电话,刘贤军一个个拨了过去。电话那一头,往往不是空号就是忙音。有时候,电话接通了,刘贤军总是很小心,问对方是否认识逝者,曾经有没有接触,“多数人想了一下,又说不认识。”他怀疑,有一些家属根本不愿意承认。

表格上的第六位逝者,是个出生仅27天的男婴。2005年,他被家属送至医院小儿科进行治疗,抢救无效死亡。签字后,家属再没有出现。刘贤军依照当时留下的电话打过去,对方却称是男婴的“舅舅”,至于遗体如何处理,他并不关心,只回应说“你们处理就行了”。

“他就是孩子的父亲。”刘贤军凭直觉判断,“因为医院只允许逝者的直系亲属留名签字。”他不断打电话、发信息,尝试说服对方签署委托书,并向对方承诺,不需他负担任何的遗体处置费用,而且还给他报销往返昆明的交通和食宿,但对方始终没有松口。

“我并不是想骚扰你,这件事摆在你心里,始终是一种牵挂。”刘贤军在电话里说。每次,对方都好说话,一谈到配合办理手续,电话那头就挂断了。

刘贤军决定亲自跑一趟,他备齐了一切手续,如果到现场对方依旧不肯签字按手印,他就请当地公安局出面协调。

这一天,他驱车来到距昆明一百多公里远的城市。男婴的父亲已成为了当地一家餐馆老板,生意红火。他最终在委托书上承认了父子关系,并按下了自己的手印,将遗体委托刘贤军进行处理。结果比刘贤军预想的顺利,对方现在的生活,他也不过问。“都是过去的纠纷,属于个人私事。”

临走前,男婴的父亲表达感谢,“非亲非故的,难得你们这么用心。”他自己喜欢喝茶,就送了刘贤军一盒茶叶。

家属签字后,刘贤军便回昆明对遗体进行火化。他从A号冰柜中取出了男婴的遗体,孩子的肉身已经完全变了颜色,趋近暗黑,五官依稀可见。

“如果这孩子顺利活下来,他现在应该16岁了。”刘贤军说,因为早夭,他还未长出完整的骨头,在殡仪馆火化炉的高温喷枪下,男婴的遗体很快变成薄薄的一层骨灰,“一口气就吹没了”。

那些还躺在冰柜里的“无主”遗体,刘贤军现在一提就伤脑筋。“没有家属签字,谁敢火化?”因为担心逝者家属哪天会上门找麻烦,他们一直不敢擅自处理。




本站收到的无名逝者详细信息(包括是否有图片等等)已经全部展示出来(详见上方信息内容),如果来本站查询信息的人,在看完以上信息后,还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,本站已经无能为力,请于"发布信息单位"、"发布信息单位联系人"联系咨询,上方有联系电话。或者查询114。谢谢配合。

联系我们

合作单位

关键词: 站内搜索

Copyright 2008 - 2028 全国无名逝者数据库 版权所有
咨询专线:15670371010 QQ: 1073430299 电子信箱:xunren110@163.com 地址:中国洛阳
主站网址:www.wmsz.net